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减轻处罚 >> 文章正文
并处罚金时如何规范适用减轻处罚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如何在有并处罚金的情况下准确理解适用刑法裁量中的减轻处罚,司法实践中做法不一。一种观点认为,在对被告人适用减轻处罚时,应当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也就是按法定刑幅度的最低刑以下(不包括本数)的刑期和刑种判处刑罚,当最低法定刑幅度为“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的情况下,根据刑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附加刑可以独立适用,减轻处罚时,对被告人仅判处罚金于法不悖。另一种观点认为,直接对被告人减轻至单处罚金明显不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笔者赞同后一种观点。此时对被告人单处罚金的不当之处有两点:一是以实质的单处罚金替代了并处罚金。在法条规定并处罚金的情况时,无论怎样适用减轻处罚,都不能单处罚金。并处罚金的基本要求是在适用主刑的前提下附加适用罚金,如果排除主刑而直接处以罚金,则无疑是单处罚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有附加刑时,免除处罚的正确做法应当是将主刑和附加刑一并免除。因此,对上述情形的正确处理,如果是适用减轻处罚,应当是判处管制刑附加罚金,抑或根据具体案情直接免除处罚。二是以实质的免除处罚替代了减轻处罚,混淆了减轻处罚与免除处罚的区别。取消适用主刑的本质就是免除处罚,而非减轻处罚。即使有附加刑时,也不能认为取消主刑就是减轻处罚,减轻处罚应当是在主刑的范畴内降格处罚,跳出主刑的范畴直接适用附加刑,这种做法违背了减轻处罚的基本原则和要求。
■应综合刑法总则和分则条文的具体规定来指导适用罚金
具体个案中,能否适用罚金,以及如何适用罚金,不仅要参照刑法总则的规定,还要严格依据刑法分则具体条文的要求来决定罚金的适用。脱离刑法分则的规定,单纯以刑法总则作为判处罚金的根据,有可能导致最终处理结果不符合刑法分则条文的要求。在法定刑为主刑并处罚金时,适用减轻处罚应严格遵循罚金的适用原则,也就是依法并处、并处或者单处、选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对此进行了解释,刑法规定“并处”没收财产或者罚金的犯罪,人民法院在对犯罪分子判处主刑的同时,必须依法判处相应的财产刑;刑法规定“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或者罚金的犯罪,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及犯罪分子的财产状况,决定是否适用财产刑。该规定的第四条还专门列举了单处罚金的条件,即犯罪情节较轻,适用单处罚金不致再危害社会并具有特定情形的,可以依法单处罚金。
结合司法实践的一般做法,笔者认为,当主刑减轻适用下一个法定刑幅度的刑罚时,附加刑(主要指财产刑)原则上应当一并减轻适用下一个法定刑幅度中明确规定的附加刑,但适用原法定刑幅度中的附加刑实际上对被告人有利的除外;如果下一个法定刑幅度中没有规定附加刑的,不能仍然适用原法定刑幅度规定的附加刑;如果主刑减轻至适用法条没有规定的拘役或管制刑的,应当依据本罪的最低法定刑幅度中有无附加刑的规定,决定是否判处附加刑。
■应严格区分减轻处罚与免除处罚
适用减轻处罚应严格遵循减轻处罚“降格”处罚的原则,也就是降一格处罚或跳一格减轻处罚,但是绝非免除处罚。免除处罚,顾名思义就是免予处以一切刑罚,包括主刑和附加刑。减轻处罚与免除处罚的区别在于,在减轻了刑罚之后仍然要适用一定的刑罚,而免除处罚则是不适用任何刑罚。根据司法实践的一般做法,如果同一条文中有几个法定刑幅度时,减轻处罚一般应理解为在下一个法定刑幅度内判处刑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降一格”处罚。如果适用下一个法定刑幅度的最低刑仍显刑罚过重的,经审理案件的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可以继续选择再下一个法定刑幅度处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跳格”处罚。如果法条明确规定的下一个或再下一个法定刑幅度的最低刑是六个月有期徒刑的,可以判处法条没有规定的拘役或者管制,但不能免除处罚。以刑法第二百零一条为例,刑法第二百零一条设置了两个量刑幅度,如果逃税行为应适用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的,可以减轻处罚至下一量刑幅度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逃税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如果逃税行为应适用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逃税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的,则能否适用减轻处罚,如果能适用,应该如何适用?笔者认为,在法定刑为最低量刑幅度,且该量刑幅度已经包括六个月有期徒刑及拘役,并处罚金的情况时,仍然有刑罚可减,即减至该法条没有规定的管制。根据案件情况,在具有可减轻处罚的法定从宽情节时,可将主刑减轻为管制,但是决不能免除处罚主刑,而直接处以附加刑。
■并处罚金无主刑可减时的司法操作与立法改进
所谓并处罚金无主刑可减,是指根据刑法条文,某罪名的法定最低刑包括了管制,且并处罚金,如果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时,将面临主刑无刑可减的问题。例如,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最低一档的法定刑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如果行为人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的,司法机关对其将无法减轻至更低档次的主刑。对这一问题,目前似只能予以部分解决。如果无法适用减轻处罚的,司法机关可考虑选择适用从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因为,根据刑法总则关于从轻处罚、减轻处罚、免除处罚的相关规定,大多是将从轻处罚、减轻处罚、免除处罚一并规定,由司法机关“择其一而适用”,或者是将从轻处罚、减轻处罚“择其一而适用”,或者是将减轻处罚、免除处罚“择其一而适用”。如果遇到无主刑可减的,司法机关可根据具体案情考虑适用从轻处罚或免除处罚,从而将该问题予以规避。当然,这只是司法操作层面的权宜之计,如遇到只能适用减轻处罚的情形时,则无法解决该问题。例如,行为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符合最低一档的法定刑,同时该行为人又是中止犯,且造成损害,又依刑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应当减轻处罚的,司法机关客观上无法减轻至更低一档的主刑。因此,对并处罚金无主刑可减的情况,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建议修改刑事立法,对仅有减轻处罚的规定,要增加选处从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作者单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最高法涉公司公章效力十..
·户传朝律师
·对“软暴力”犯罪案件的..
·发现员工侵占公司财产,..
·小议刑事案件再审一般不..
·初犯”、“偶犯”不宜写..
·桂俊红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寻衅滋..
·最高人民法院刑庭五个班..
·想人想不到,突破性的辩..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